足彩半全场胜负无法购买 研究足彩半全场比分 足彩半全场app 轻松掌握足彩半全场 买足彩半全场技巧 足彩半全场套路 足彩半全场单场彩票 18105足彩半全场胜负 足彩半全场胜负是什么意思 足彩半全场玩法介绍 足彩半全场赔率 足彩半全场套路 足彩半全场胜平负27号 足彩半全场胜胜 足彩半全场中奖规则
搜索 講解服務 志愿報名 微信 APP下載 回到頂部

晚清遺老對青島文化發展的影響——以劉廷琛書法藝術影響為例

2018-06-301892分享

發表于書法叢刊(2018年5月)

作者:黃巧梅


       辛亥國體驟變,政權鼎革。眾多清廷權貴政要心懷亡國之恨與復辟之夢,惶然逃離權力斗爭的漩渦,流寓各地。清廷皇室近臣多居住在北方,封疆大吏和文臣則集中于南方,以天津、青島、上海三地為盛。據時人記載:“清亡遺臣之隱居者,大抵視夷場為安樂窩,北之津膠,南之淞滬,殊多遺老之足跡。”[①]青島時為德國租借地,自然、人文環境優越,海陸交通網絡發達,“青島為勞山之一支,逶入海,有火軌可通;若乘氣車,則一日可往返上清宮。海濱疏曠,咸風撲袂,冬無凜寒,夏無酷熱”[②],“上顧旅順,下趨江浙,均一二日可達”[③],既適宜居住,且根據政壇的變化進可搶占時機入京主政,退可遠避江浙、東三省,甚而乘地利之便遠走日本、朝鮮,因而成為晚清遺老咸集之地,“大學士、軍機大臣、尚、侍、督、撫皆備”。據統計,民初青島遜清遺老有一百三十余位,其中親王、大臣、總督、巡撫多達幾十位。大批遺老接踵而至,使青島成為全國性復辟基地,他們廣泛的經濟、人脈、文化資源,對青島城市的建設和發展產生了深刻而持久的影響,其中遺老們對青島書法藝術的推動頗令人矚目。飽受傳統文化浸染的遺老中不乏書法名家,尤以康有為、王垿、吳郁生、劉廷琛為著,書界稱為“三翰林一圣人”,而劉廷琛既是丁巳復辟的中流砥柱,時為國內藏書家之翹楚,所建“潛樓”更是前清遺老雅集議政之所,在書法上亦饒有建樹,且其書藝有明確的傳承脈絡,是推動青島書壇發展的代表性人物之一。本文通過探究劉廷琛的生平與經歷,書法藝術,與其他遺老間的書藝交流以及其書藝的影響和傳承,從書法文化的角度,闡述晚清遺老對青島文化發展的影響。

       一、  劉廷琛生平與經歷

       劉廷琛(1868-1932),字幼云,晚號潛樓老人,江西德化縣(今九江市)人。幼時即聰穎過人,篤志向學,光緒十九年(1893)舉于鄉,次年連捷成進士。歷官翰林院編修、山西學政、陜西提學史及學部侍郎等職。在任學部侍郎時,擔任過光緒輪班進講,分任《貞觀政要》一書。所撰講義,多指論時政,直言敢諫,得到張之洞器重。后來廢科舉,興學堂,經張之洞推薦為京都大學堂總監督,是我國近代開創分科教學第一人。清帝退位后,劉廷琛舉家移居青島,在湖南路上筑宅,積極聯絡同儕相與密謀匡復。民國三年(1914),袁世凱設禮制館,擬聘劉廷琛為顧問,劉撰《復禮制館書》峻辭。民國六年(1917),張勛欲謀復辟,劉廷琛矯若舵手,積極奔走策劃,并于復辟后出任內閣議政大臣。復辟失敗后,劉廷琛還居青島,不問政事,潛心書法、讀書和著述。民國二十一年(1932),劉病逝于青島寓所。

       二、  劉廷琛書法藝術

劉廷琛自幼得其父真傳,習《書譜》不下千遍,書法造詣頗深,且在書法理論與實踐方面有獨到見解。其以草書著稱,與其父并稱“兩代草書”,時為青島三大書家之一;“潛樓”收藏豐富的法帖為其書法進益提供了良好的資源,加上用筆甚勤,以致行楷行草無不兼擅,于右軍、北海致力尤深。劉廷琛寓居青島期間,乃益工于書翰,臨池不輟,曾集漢唐各碑字為聯百千,以應眾求書者。為島城書有“禮賢中學”、“海天如一”、“謙益當”、“厚德西里”題額及“齊燕會館”匾聯等,劉少文《秋溪詩稿》有句曰“已聞有匾皆書垿,江右還看劉幼云”。

       (一)   兩代草書

       劉廷琛幼承家訓,由其父劉矞祺[④]親授詩書。劉矞祺的書法有深厚的功底,在送給大兒劉廷琛的草書立軸(圖1)中,自題“肆力于古碑帖,無家不學,而于吳郡書譜致力獨深”,曾臨寫《書譜》千遍以上,至背臨而絕無錯漏。曾用孫過庭草書筆法,手寫晉唐名家詩集三十余冊,首尾無一懈筆。著名書法家曾熙評其書曰:“今觀云樵先生手寫陶詩冊子。奮迅而復雍和,檢約而能博舒,蓋孫氏之功臣,而右軍之良嗣也。”[⑤]觀此草書作品(圖1),正文為臨摹《書譜》“工擘夫絳……垂拱三年寫記”部分,題識自述書法淵源,筆筆中鋒,字字出神,通篇從結字到章法,與孫氏之書無不宛和。而從臨摹書譜贈予劉廷琛及題識內容可見,兩代草書既以《書譜》為宗,且著力于古碑帖,遍學諸家。

圖1.jpg

圖1 清劉矞祺紙本草書立軸,縱137.8厘米,橫31厘米,青島市博物館館藏(01644)

       釋文:工譬夫絳樹青琴,殊姿共艷;隋殊和璧,異質同妍。何必刻鶴圖龍,竟慚真體;得魚獲兔,猶恡筌蹄。聞夫家有南威之容,乃可論于淑媛;有龍泉之利,然后議于斷割。語過其分,實累樞機。吾嘗盡思作書,謂為甚合,時稱識者,輒以引示。其中巧麗,曾不留目;或有誤失,翻被嗟賞。既昧所見,尤喻所聞;或以年職自高,輕致陵誚。余乃假之以湘縹,題之以古目,則賢者改觀,愚夫繼聲;競賞豪末之奇,罕議鋒端之失;猶惠侯之好偽,似葉公之懼真。是知伯子之息流波,蓋有由矣。夫蔡邕不謬賞,孫陽不妄顧者,以其玄鑒精通,故不滯于耳目也。向使奇音在爨,庸聽驚其妙響;逸足伏櫪,凡識知其絕群,則伯喈不足稱,伯樂未可尚也。至若老姥遇題扇,初怨而后請;門生獲書幾,父削而子懊;知與不知也。夫士屈于不知己,而申于知己;彼不知也,曷足怪乎!故莊子曰:“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老子云:“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之則不足以為道也。豈可執冰而咎夏蟲哉!”自漢魏已來,論書者多矣,妍蚩雜糅,條目糾紛:或重述舊章,了不殊于既往;或茍興新說,竟無益于將來;徒使繁者彌繁,闕者仍闕。今撰為六篇,分成兩卷,第其工用,名曰書譜,庶使一家后進,奉以規模;四海知音,或存觀省。緘秘之旨,余無取焉。垂拱三年寫記。

       題識:余生平無他嗜,惟耽翰墨,少年役役于應試之學,俗頗以能書稱。四十歲后作宰浙江,乃肆力于古碑帖,無家不學,而于吳郡書譜致力獨深。雖公事旁午輒臨數十字以當息游。家居多暇,竟日忘疲,益二十年無一日間,計背面臨已五十六十過矣,未知古人功力勤且久如何,而以余書視古人,輒自慚不逮遠甚。是知一藝且不易言,況學問經濟之精微廣大哉。書付兒輩使知淺嘗無俾獲云。光緒壬寅書付大兒廷琛并跋。

       劉矞祺臨寫《書譜》之時,最好的帖為石印太清貼及安氏刻本,真跡珂羅版尚未問世。至劉廷琛晚年,《書譜》精印本方始出版,故其臨寫的《書譜》,在上一代草書傳統基礎上又進一步發展并有所變化。從劉廷琛臨摹《書譜》的作品(圖2)可以看出,風格有別于其父,主要使用中鋒,側鋒兼施,用筆之轉折呼應,結構之揖讓向背,均運用自如。

圖2.jpg

圖2 清劉廷琛紙本草書立軸,縱103.2厘米,橫43厘米,青島市博物館館藏(01573)

       釋文:著述者假其糟粕,藻鑒者挹其菁華,固義理之會歸,信賢達之兼善。

       題識:梅五仁兄屬,劉廷琛。

        (二)   諸體兼擅

       劉廷琛除草書承繼家學與傳統外,其他行楷、行草各體無不兼擅。“潛樓”典藏宏富,插架萬軸,“經、史、子、集四部基本齊備,加之近代嚴復、林紓等名家著作,總計藏書不下數萬冊。”[⑥]其中古今法帖甚多,蔚為大觀。劉廷琛用筆甚勤,“自右軍、大令、孫過庭、李北海以及漢魏唐宋法帖,靡不臨撫”,而其致力最深、成就最卓著者為李北海書,臨寫《岳麓寺碑》、《云麾碑》等均不止百遍,所寫對聯及榜書亦多用北海筆法,“至晚年始習右軍,亦循流溯源之意。”在送給黃孝胥的書法冊頁中(圖3),劉廷琛以麓山法臨《李思訓碑》,深稔北海筆法,而臨《圣教序碑》結字,靜穆淵懿,直追二王風范;另一幅楷書臨《圣教序碑》立軸(圖4),又得褚遂良神韻(圖5),可謂各體皆工,因而“遠近求書者踵趾相接”。為應求書者,遂集古詩、碑帖為聯,“集漢魏六朝古詩為聯,以應求者,多至三千余聯。又集碑字為聯,命次男希淹、希光等鉤填為碑聯,計集有《張遷碑》、《興福寺碑》、《岳麓碑》、《云麾碑》、《葉有道碑》、《李元靖碑》、《書譜》等七種,各數百聯,謹皆裝成巨冊,藏于家。”[⑦]這些碑帖集聯韻味無窮,加上鉤填之妙,堪稱雙絕(圖6)。

 圖3-1.jpg圖3-2.jpg

圖3近代劉廷琛紙本臨云麾碑、圣教序碑冊頁,縱30厘米,橫36.5厘米,青島市博物館館藏(03366)

圖4.jpg

圖4近代劉廷琛紙本臨圣教序碑立軸,縱72厘米,橫37.5厘米,青島市博物館館藏(03170)

圖5.jpg 

圖5 褚遂良楷書《雁塔圣教序》

圖6-1.jpg圖6-2.jpg

圖6近代劉廷琛紙本隸書五言聯,縱143厘米,橫38厘米,青島市博物館館藏(03268)

       釋文:披書留雪苑,載策上云門。

       題識:集張公方碑字,丁卯(1927)十一月劉廷琛。

       (三)   潛樓書論

       劉廷琛于書法理論亦有獨到的見解。其書法要旨為“書雖小道,涉覽不可不博,而功力則不可不專。昔人謂得名帖數行,學之便可名世。宜于古大家性之所近者,專心學之數年,必求其神形畢肖,然后再臨諸家,以博其趣。其能卓然成家與否,則視其天資如何。”

       又論筆法及北海書曰:“書法以中鋒平正而有超遠雄邁之勢為上乘,此境惟鐘、王、歐、虞諸公有之。北海稍取側鋒有矜才使氣之意,然其才思縱橫,變境亦多,固是唐一大宗。端州十室李秀為最佳,東林、靈巖亦妙,惜無佳拓,岳麓山碑則兼南北之長,意氣豪邁,仍復含毫邈然。”[⑧]

       對清代書家頗稱贊劉石庵,謂其晚學鐘傅及北碑,故氣息入古;又推許翁譚溪,謂其小楷極精,并謂自宋以后學歐傳世者惟譚溪一家。對同輩善書者則傾服沈增植,謂沈書兼章草而繞古趣,學安吳而有出藍之妙;但不喜康體,也不贊成別人仿效。

       清末以來,不少書家以學碑成名,但由于缺乏帖學的熏陶,常落于筆法不全或書法單一的窠臼。而劉廷琛出于帖學世家,受帖學熏陶甚濃,博見精鑒,與古為徒,以草行世,諸體兼擅;且在當時碑學漸興的背景下,不囿于傳統,兼習古碑,推崇沈增植等人碑帖融合之筆墨,可見其書法思想亦逐漸走向碑帖融合,筆法蒼勁,力透紙背,達到人書俱老的境界。

       三、  與其他遺老的書藝交流

       共同的復辟心態、相近的生活背景以及文化水平,使遜清遺老來往頻仍。劉廷琛的潛樓既是復辟活動的聯絡點,又是遺老們雅集之所,如康有為、吳郁生、王垿、勞乃宣、黃孝胥、趙爾巽、呂海寰等,均為潛樓常客,而擅書者不乏其人。劉廷琛與他們過從甚密,常有酬和之作。

       潛樓書室懸掛的“潛樓”二字匾額為陳寶琛所書,西墻上懸掛翁同龢書“點易堂”橫幅;劉廷琛請汪洛年、林琴南等名家為其畫了兩張讀書圖,遍邀名士題詠其上,勞乃宣、吳郁生均不吝筆墨。而劉廷琛與康有為的摯交沈增植有世代之誼,三人又同為“丁巳”謀臣,康氏“崇碑”,劉氏“兩代草書”,而沈增植則融洽碑帖,章草獨步,為劉氏推崇。

       青島市博物館館藏的“幽澗泉”古琴(圖7),則是記錄遺老們書藝交流的珍貴遺存。此古琴為黃孝胥所有,黃孝胥擅古琴,工書法,尤擅隸書。這張古琴琴背滿是題跋刻款,最上面的行書題跋是劉廷琛所書“往讀書,匡山愛聽泉,謂為天然琴韻,及讀太白幽澗泉詩,穆然意遠,深會其妙,黃君孝胥善鼓琴,知余好之也,輒操琴登潛樓,為鼓三四操,余每見孝胥抱琴至,則心聞非知音也,聊慰聽泉之思,因題之如此”,記錄了潛樓雅集之事;池左側隸書“清泉洗心”為王垿所題,王垿號寄叟,曾任清末禮部侍郎,其書法在社會上很有影響,青島坊間贊其“有匾皆書垿,無腔不學譚”;龍池篆書為黃孝胥自題“心遠體清,義深德奧,時一思之,可以寄敖(傲)”;底部題款記述了這張古琴的來歷,“即墨李宣三君,博雅善琴,知余好之,乃于己巳年春,以此見惠,式雅音清,良品可貴,爰述數言,以誌幸遇。辛未春黃恩濤”。不同的書法藝術齊匯一琴,交相輝映,是雅集及書藝切磋的見證。

       遺老們的書法酬和及文化交流活動,對他們的書法藝術產生了重要的影響,也使青島書法文化異軍突起,蜚聲國內書壇,更以字為媒促進了青島地區傳統文化的發展。

圖7.jpg

圖7 清代“幽澗泉”古琴,長123厘米,寬19厘米,厚5厘米,青島市博物館館藏(11136)

       四、  劉廷琛書藝的影響與傳承

       時人受劉廷琛書法風格影響者不在少數。“徐禮達常來請教書法,謙稱弟子,其草書常常使用側鋒,字頗秀麗,模擬先祖草書形神,卓然有所成就。門生中還有前清舉人陳蜚聲,書法功深,在山東濰縣一帶較為出名。”[⑨]

       而劉廷琛書藝主要仍以家學的形式傳承。其子均工書法和篆刻,以三子劉希淹為著。劉希淹(1906-1938),字叔文,又字叔聞,自號氾鳧亭。天資絕慧,讀書過目成誦,尤擅書法,髫齡時已驚長老。自三代鐘鼎古籀至唐宋以下名賢遺跡,罔不窮究。規摹漢印,神味逼真。為藏書大家周叔弢之至交,曾為周鐫“弢翁珍玩”、“雙南華館”、“東稼草堂”等。所刻印章由友人輯印為《氾鳧亭印擷》一冊,署“德化劉希淹叔文刻印”。 娛堪老人《印林清話·氾鳧亭印存》評為“印存只得數十方,即此數十方,已足凌駕撝翁(趙之謙),俛視頑白(鄧石如)。以鄙臆度之,當為近百年來,一人而已。”

       其孫輩則有劉詩譜以章草名世。劉詩譜(1911-1989),曾用名孝可、慶曾,號鈍庵,江西九江人,幼年得庭訓,學碑帖,中國書協會員、青島書協顧問、青島畫院成員,擅長書法,尤長于章草,有“琴島章草第一家”之譽,草書(圖8)參以篆隸筆法,蒼潤古拙,形成獨特風格。而現任青島書協主席范國強及著名書法家厲鐸等人均曾師從于劉詩譜,亦可謂劉廷琛書藝傳承的遺韻。

       由此可見,在青島書法文化的發軔及發展過程中,劉廷琛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其影響一直延續至今。

圖8.jpg

圖8 現代劉詩譜紙本草書杜甫詩片,縱101厘米,橫35厘米,青島市博物館館藏(03697)

       釋文:岐王宅里尋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

       題識:杜甫江南逢李龜年詩,乙丑(1985)詩譜時年七十有五。

       青島建置之前,大部分地區屬于即墨縣管轄。由于地處傳統社會發展的邊緣地帶,文化根基相對薄弱。遜清遺老有著深厚的文化素養,這就決定了他們對青島城市發展影響最大且最持久的莫過于文化熏陶,其中最為突出的是給青島書壇帶來的變化,使書法藝術在年輕的青島呈現出別樣的繁榮。劉廷琛在青島的政治與文化活動即是遜清遺老活動的一個縮影,除了積極籌劃復辟事業,潛樓豐富的藏書也為后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而其卓越的書法藝術更名垂琴島史話,并產生了長遠的影響。正是這些遜清遺老在青島的避居,直接推動了中國傳統文化在青島的傳播,“各種文明的中國生活方式在這片曾經是荒涼海灘的地方相遇。由于這些人的到來,各種各樣的文化和科學學說涌現出來……這些在知識界頗有影響的人物從四面八方匯聚到青島……于是,青島為古老文化最杰出的代表的相識提供了一個最好的機會,這在當時中國其他地方都是不可能的”。[⑩]

 

參考文獻


[①] 陳一《睇向齋逞意談》,收錄于章伯鋒、莊建平編《晚清民初政壇百態》,四川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九年。

[②] 葉昌熾《緣督廬日記》,癸丑年十一月初二日條,收錄于吳相湘主編《中國史學叢書》,臺灣學生書局,一九六四年。

[③] 趙琪、袁榮叟等修纂《膠澳志·卷十一·藝文志二·文存》,民國十七年版,青島市檔案館重刊影印本,青島出版社,二〇一一年。

[④] 劉矞祺(1842—1920),字云樵,號髯樵、留云巢。江西德化縣(今九江市)人,光緒丁卯年(1867)舉人,官至兩浙鹽運使。工書法、詩詞。長于漢碑及草書,遒勁渾雄,有名于時。

[⑤] 劉詩譜“憶先祖劉廷琛之晚年” ,青 島 市 政 協 文 史 資 料 研 究 委 員 會《青島文史資料》(第七輯),一九九二年六月。

[⑥] 劉詩譜“憶先祖劉廷琛之晚年” ,青 島 市 政 協 文 史 資 料 研 究 委 員 會《青島文史資料》(第七輯),一九九二年六月。

[⑦] 劉希亮“學部副大臣劉君形狀”,收錄于汪兆鏞《碑傳集三編》,臺北明文書局,一九七八年。

[⑧] 劉詩譜“憶先祖劉廷琛之晚年” ,青 島 市 政 協 文 史 資 料 研 究 委 員 會《青島文史資料》(第七輯),一九九二年六月。

[⑨] 劉詩譜“憶先祖劉廷琛之晚年” ,青 島 市 政 協 文 史 資 料 研 究 委 員 會《青島文史資料》(第七輯),一九九二年六月。

[⑩] [德]衛禮賢著《青島的故人們》,青島出版社,二〇〇七年。

 

轻松掌握足彩半全场
足彩半全场胜负无法购买 研究足彩半全场比分 足彩半全场app 轻松掌握足彩半全场 买足彩半全场技巧 足彩半全场套路 足彩半全场单场彩票 18105足彩半全场胜负 足彩半全场胜负是什么意思 足彩半全场玩法介绍 足彩半全场赔率 足彩半全场套路 足彩半全场胜平负27号 足彩半全场胜胜 足彩半全场中奖规则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下载 68娱乐平台 下载卡五星麻将 情怀南京麻将微信群20 腾讯捕鱼达人3d 双色球100%赚钱绝招 深圳网游车怎么赚钱吗 微信棋牌辅助器下载手机版 手机彩票软件哪个正规 剑网三最赚钱的 四川金7乐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大小玩法 福彩开奖直播 ag电子大奖规律 球探篮球即时比分nba 福建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果